100岁“中餐女王”离世震动美国媒体:嫁发钱了!政党“散财大战”还能打多久?

2021-11-20 15:01:11 文章来源:网络

日前,一位百岁女性华人在美国旧金山家中安然离世,消息一出,美国餐饮界集体悼念,在CNN、纽约时报等美国主流媒体上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不禁令人好奇,什么样的人物,有如此大的影响力?

江孙芸本名孙芸,江是夫姓。1920年出生于无锡,后随家里迁居北平。

这是一个权贵人家。爷爷是中法铁路的总长,父亲是留法归来的铁路工程师,舅舅曾获“梁思成”建筑学奖,姨夫是哈佛海归、姑父是国民军中将参谋,一家子精英。

这是一个大户人家。孙家在北平的宅子有7个院落52个房间,12个佣人。家里一共12个孩子,9个女儿,3个儿子,江孙芸是第7个女儿,人称七姑娘。

江孙芸的母亲喜欢研究美食,家里常年雇着两个厨子,一个烧上海菜,一个做北方菜。

每次父亲喝酒,母亲必备七八个下酒菜,江孙芸姐妹就跟着吃菜,一边吃,一边听父母讲每道菜式背后的故事。

江孙芸17岁那年,抗日战争爆发,没多久,北平沦陷了。

全家随着父亲一起逃难到重庆,与蒋家有了来往,蒋介石的二儿子蒋纬国爱慕江孙芸,拜托养母姚冶诚做媒。

当时江孙芸年不过20,却很有主见,一来蒋纬国惯有风流之名,这门婚姻注定不会幸福,二来嫁入蒋家,势必失去自由,成为 “金丝雀”。

自古以来,无论贫富,不贪钱、不贪爱的女孩才有选择权,聪明的女孩都懂得把幸福拽在自己手里,做自己人生的主人。

江孙芸谢绝了这门婚事,转身嫁给了在北平辅仁大学教书江梁,过上了平淡、普通的生活。

1949年,因工作关系,江梁被外派长驻日本,江孙芸随同前往。

1959年,定居美国的六姐发来电报,姐夫因病去世,姐姐状态很差。就这样,江孙芸来到美国旧金山陪伴姐姐。

因吃不惯西餐,江孙芸常常到唐人街吃中餐,可是这里所谓的“中餐”完全不是中国菜的味道。

菜式少不说,味道还中不中西不西的,不伦不类,价格低廉,餐馆环境又脏又乱,说白了就是廉价快餐。

姐姐告诉她,这就是美国的中餐。江孙芸虽心有不甘,但苦于人生地不熟,只好作罢。

说来也巧,后来有两个来自日本的故交想开餐馆,让江孙芸帮忙找店面,可当江孙芸找到店面并垫付1万美元押金后,那两个朋友又放弃了。

1万美元在当时可以说是巨款了,房东不肯退定金,一时又找不到人转租,江孙芸一咬牙:干脆我自己开中餐馆。

江孙芸把餐馆定位为高档、正宗的中餐厅,她要让美国人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中国菜。

理想是丰满的,可现实却很残酷。

六十年代,一个语言交流都困难的中年女性,想要创下一片天地简直是个传说。

英文差也就算了,就连华人堆里的“广东话”也不会说。不让赊欠、营业时间不能超过9点,江孙芸不但受到美国人的刁难,在当地开餐馆的华人圈子也无法融入。

江孙芸是个认死理的人,既然做了,决不轻易放弃。

找不到厨师,她就先招了一对会做锅贴和葱油饼的山东夫妇,人手不够,买菜、跑堂、打扫,全都自己上。

江孙芸与山东夫妇几经研究,还原了200多道中国菜。

江孙芸投入了全部的心血和财力,古香古色的中国风福禄寿餐厅终于开起来了。

餐馆开始营业了,江孙芸穿上漂亮的旗袍,挂上最爱的珍珠项链,妆容精致地迎接客人。

可是,生意很冷清,预设的丰盛菜肴没有人点,很有挫败感。

江孙芸把菜单看了又看,决定不追求“全”,而追求“精”,专注官府鲁菜和上河帮川菜,并精心筛选食材,力求原汁原味。

同时,她还发挥山东厨师夫妇的特长,辅以传统中餐饺子,酸辣汤,菜包饭,锅贴等特色小吃,这些食物在当时的美国见都没见过。

慢慢地,生意有了好转,餐厅五六十个座位总能落坐50%到60%。

忽然有一天,店里打餐电话不断,江孙芸很纳闷。从客人口中得知,福禄寿上了赫伯特·卡恩的专栏。

赫伯特·卡恩是谁?江孙芸一脸蒙。

客人惊呼:你连赫伯特·卡恩都不认识?他能让你家喻户晓,或者声名扫地!

原来,赫伯特·卡恩是旧金山纪事报美食评论家,某天来吃过一次饭,回去便写了一篇报道刊登在专栏上。

如客人所言,赫伯特·卡恩一手捧红了福禄寿,福禄寿就成了旧金山“吃货们”的网红打卡地。

然而,中餐对于筷子都不会用的美国人来说究竟是陌生的,有些烧法、吃法乃至菜名,他们都无法理解,难以适应。

比如,虾不剥壳怎么吃?鸡肉怎么不剔骨?鱼香肉丝为什么没有鱼?叫花鸡又是什么意思?

于是江孙芸亲手教客人用筷子,每上一道菜就讲解菜的吃法,菜名的文化含义及背后的故事。

不但满足了客人好奇心,还传播了中华文化精粹,生意一天比一天好,江孙芸心满意足。很快,餐厅从波克街搬到了旧金山热闹的渔人码头。

中国有句俗话,枪打出头鸟。这话简直放之四海皆准。

很快,福禄寿就受到了各方势力的打压,美国餐饮工会三天两天上门严查,各路人等上门找茬,甚至打来恐吓电话说,“在餐厅里放了炸弹”。

“他们可以黑我一天,但黑不了我一辈子。”对这些无端刁难,江孙芸采取“无为之治”,不予理睬,只在菜品、菜色和服务上更加严格把控。

福禄寿的美味,江孙芸的为人,很快传遍了旧金山,生客成熟客,熟客成朋友。

披头士乐队、男高音家帕瓦罗蒂、皇后乐队、作家爱丽丝·沃特斯、美国国务卿基辛格,以及当时的丹麦国王等等名流都前来光顾。

1975年,江孙芸在著名的比佛利山庄开了分店,专为好莱坞明星们提供服务。

“福禄寿”彻底改变了美国人对中餐的偏见,多家杂志竞相采访。“我没有创造什么,只是将中餐引入美国。”江孙芸无比自豪。

1990年,70岁的江孙芸把餐厅转手了,但她也没闲着,担任了几家中餐厅的顾问,积极为旧金山的中美国际学校筹款。

如今,她的儿子继承了她的衣钵,创立了PF Chang's,中文名叫华馆,在美国有200多家连锁店,美剧《生活大爆炸》中经常看见这家店的身影。

晚年的江孙芸开始设计中式衣裙,她时常揶揄地笑说:“如果没开饭店,我就是个服装设计师。”

2013年,93岁的江孙芸被授予詹姆斯·彼尔德终身成就奖。

这可是被称为“餐饮奥斯卡”的奖项,代表了餐饮行业的顶流。而她是唯一得到这个奖的亚裔,也是唯一的女性。

她在领奖台上,江孙芸身穿蝴蝶牡丹图案朱红色旗袍,戴翡翠项链,骄傲地说:“我所有的坚持和付出就是为了让你们知道——全世界最好吃的食物就是中国菜!”

江孙芸的一生,跌宕起伏,100年的人生,她亲手撕下名媛标签,给自己戴上“中餐女王”的冠冕。

最终成就她的是童年记忆里那一道道中国佳肴,浸润着她远去多年的故乡和难以割舍的家国情怀。

女王,一路走好。

来源:文雅士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赵世峰

据日本《读卖新闻》5日报道,日本政府已确定向0至18岁未成年人每人发放10万日元(约合5640元人民币)“给付金”,以支持其在新冠疫情下的生活。去年4月,安倍政府曾向所有国民以及在日本居留的外国人,统一发放了10万日元补助,作为应对疫情的惠民措施。如今这项类似的政策不限贫困人口,不设收入限制,凡是符合年龄条件的都涵盖在内,预计有2000万人左右,涉及金额高达2万亿日元。

早在上月底国会众议院选举前,与自民党联合执政的公明党就提出这一竞选纲领,首相岸田文雄也表示认同。“给付金”计划在明年春季开学前发放,岸田希望本届国会能够在年底前通过相关年度补充预算。

作为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除了这项政策外,日本政府和执政党自民党已展开协调,拟向新领取和已持有个人编号卡的人,每人发放价值3万日元(约合1690元人民币)的积分,预计预算规模达到约3万亿日元,借此刺激因疫情而降温的消费并普及个人编号卡。个人编号卡是日本政府2016年开始推广的国民身份证件。

自公两党继续联合执政,加紧使补充预算案年内成立(共同社)

共同社报道,相关人士5日透露,公明党8日向日本政府提出经济对策建议,其核心内容是发放价值3万日元的积分和向18岁以下未成年人发放10万日元补助金,着眼于明年的参议院选举,以凸显执行力。

去年9月开始,日本政府就实行向个人编号卡持有者发放最多5000日元积分的活动,将持续到今年底。个人编号卡持有者使用信用卡公司等结算服务商购物或充值电子货币,可以积分形式返还使用额的25%。购物累计2万日元,即可返还5000日元积分。

日本演员堺雅人3月8日在东京都港区出席个人编号卡政府宣传活动(共同社)

每逢选举之前,日本各政党为拉拢选民,往往许诺大把“撒钱”,被批评没有明确的资金来源,造成国家财政不断恶化。这次众议院选举前,在野的国民民主党、立宪民主党分别提出了50万亿、30万亿日元的经济对策规模,主要用于减税、向家庭发放补贴等。在10月18日的朝野辩论会上,岸田同样提出了数十万亿日元的经济对策,包括援助育儿家庭、对企业优惠税务等,但数字化等推进经济发展的对策仍未出台。

日本野村综合研究所主任研究员木内登英认为,解决贫富差距并非最优选项,如何促进经济发展,才是日本应该最优先考虑的课题。木内分析,岸田政权要等明年参议院选举后,才会推出真正的经济政策。

10月25日,人们在日本东京涩谷区的餐馆就餐(新华社)

发放现金这样的刺激政策也被认为效果有限。针对去年4月发放的10万日元现金补贴,日本Money Forward公司、早稻田大学及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的研究团队利用约23万人的数据进行了匿名化分析,结果发现人均消费额只有1.6万日元左右;中高收入群体将补贴金的大半用来储蓄,只有年收入在236万日元(约合14.17万元人民币)以下的低收入群体消费增幅较大,是其他群体的1.5倍。相同预算下,如果锁定低收入群体发放补贴,效果会更好。

因此,这一次的“给付金”方案也招致反对声。有网友列举了此前媒体统计的日本育儿家庭的年均收入,发现中产家庭占多数,倒是底层民众甚至没有养育孩子能力的家庭,反而得不到救助。

矢野康治发表在《文艺春秋》上的文章(NHK)

日本财务省事务次官矢野康治上月在《文艺春秋》发表文章称,日本财政的现状就像“‘泰坦尼克’号正驶向冰山”,而日本政客在财政上的争论就像“散财大战”。对此,日本时事通讯社称,日本政府机构的在职事务次官以这样的形式表达意见非常罕见。

针对自民党总裁选举与众议院选举期间日本政客争相提出的财政政策,矢野批评道,这些政策听起来就像“日本国库里藏有无穷无尽的钱”。矢野在文中警告,“在发达国家中,日本‘负债’之多极为突出”,“不管谁当首相,都无法逃脱166兆日元的‘负债’,(推进)防疫确实重要,但为了博得人气继续散财,这个国家将会沉没”。

京都市长门川大作接受采访称,政府可能会在10年之内破产(视频截图)

不仅日本中央政府财政困难,地方政府的日子也不好过。早在今年6月,京都市长门川大作说,京都债台高筑,2019年负债高达1.6万亿日元,有可能会在10年内破产。这两年受疫情拖累,本就岌岌可危的财政状况进一步恶化。疫情前,京都的游客连续多年超过千万人次,但去年骤降到45万人次,而旅游业在京都的GDP中占比达14%,是日本平均水平的3倍左右。

日本财务省的统计数据显示,2021-2022财年基本预算赤字为20万亿日元,是上一财年的2倍多。分析人士认为,日本政府应推行现实、有效的经济对策,着眼经济发展战略和结构改革,促进财政健全化,否则只靠“撒钱”难以持久。

来源:齐鲁壹点

上一篇:工人海边施工挖出18斤重黄金,偷偷埋树下发生旱灾,东北出现暴风雪,两者有何联系?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遂宁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