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重点!这份刚发布的中美联合声明意义何在法!2021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官方解

2021-11-17 10:45:47 文章来源:网络

格拉斯哥当地时间11月10日18时05分,注定是眼下正在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格拉斯哥大会(COP26)的“高光时刻”。

这天傍晚,中美两国气候特使相聚在联合国发布厅,在紧接着的40分钟里,一份关于应对气候变化的中美联合声明“新鲜出炉”,让周三的COP26会场一时间热闹非凡、座无虚席。

《声明》签署画面。中环报记者牛秋鹏供图

中美重回同一赛道,收获各方认可和赞许

11月10日,中美两国在COP26会议期间发布《中美关于在21世纪20年代强化气候行动的格拉斯哥联合宣言》。双方赞赏迄今为止开展的工作,承诺继续共同努力,并与各方一道,加强《巴黎协定》的实施。在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和各自能力原则、考虑各国国情的基础上,采取强化的气候行动,有效应对气候危机。双方同意建立“21世纪20年代强化气候行动工作组”,推动两国气候变化合作和多边进程。

对于这份来之不易的双边成果,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用“惊讶”一词来形容。同时,多个环保非政府组织也对这份声明给出赞许和“热评”。

欧洲气候智库E3G气候外交高级政策顾问Byford Tsang告诉记者,“这份联合声明对当前的形势来说,无疑是一剂强心针。这为在COP26上取得更雄心勃勃的成果创造了空间——尤其是在接下来十年采取更雄心勃勃的气候行动的必要性方面。”

对此,NRDC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马尼什-巴普纳(Manish Bapna)表示赞同。“中美同意在这个决定性的10年里加快气候行动和增强气候雄心是一个好消息。作为全球两个最大的经济体和温室气体排放国,中美承诺加强在推进清洁能源、控制甲烷排放和消除全球非法毁林方面的合作,意味着双方迈出了可喜的一步。”

中外对话首席执行官Sam Geall认为,中美双边合作是《巴黎协定》的基础。这份新的声明意味着世界两个主要碳排放国将回到统一赛道,共同关注气候紧急情况。尽管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但两国仍致力于推动气候进程的双边努力,这对中美和世界都是积极的信号。

解振华重申中美合作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声明》出来的第一时间,中方就举行了新闻发布会。会上,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也对这份声明做出了及时的解读。

解振华谈到,这一次联合声明的发表再次表明,中美合作是唯一正确的选择。中美合作可以办成许多有利于两国和世界的大事情。中美作为两个大国,承担着特殊的国际责任和义务,中美应该展现大格局,担负大担当,应当顺应世界的潮流,挖掘更多合作的潜力,为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作出历史性贡献,应携起手来应对气候变化对全人类的挑战,通过合作更好地造福两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

近10个月的时间,将近30次视频,2次在中国国内的对话,就在两周内,于伦敦和和格拉斯哥都进行了会谈,中美双方的共识在此前的基础上不断扩大。

解振华表示,这会让国际社会看到,气候变化带来的挑战已经不是未来的问题,是现实的问题,必须积极应对挑战。

发布会上,他这样回答关切这份声明、第一时间赶到的媒体记者。“中美不仅要合作,还要和各个国家多个方面合作。解决应对气候变化中的各种问题,这就需要团结,通过共同努力解决急迫的气候变化问题,双方都是很有诚意的、有建设性的,都展现了一些灵活性,这才最终达成了联合声明、联合宣言。中美两国要合作必须有机制、必须务实,不能停留在口头上,此次我们所以决定建立联合工作组。工作组当前主要是解决2030年之前双方要采取什么行动、共同推动多边进程开展怎样的合作。工作组将在明年上半年召开第一次会议,就双方开展的电力系统、甲烷、森林保护等方面开展实实在在的、采取行动的合作。这是联合工作组的任务,把我们的联系更紧密,行动更务实,并希望和各个方面合作、携手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

新声明与往届联合声明有何不同?

尽管11月的格拉斯哥已经进入“多雨阴冷”模式,但这份联合声明的出炉一下子让会场“热”了起来。

这并不是中美之间关于气候变化的第一份声明,距离上一份声明也只刚过去半年。今年4月15-16日,两位特使在上海举行会谈,讨论气候危机所涉问题,随后发布《中美应对气候危机联合声明》。

半年之隔,两份声明就双方基本立场、共识上保持一致。但与以往的双边声明有所不同的是:最新的声明特别提及甲烷排放对升温的影响,以及消除全球非法毁林将有助于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等新的进展,也为两国接下来一段时间实现温升限制目标提供了新方向。

当然,提及两国联合声明,传播度最广的当属2015年9月发布的《中美元首气候变化联合声明》,当时这份声明为巴黎气候变化大会取得成功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如今,6年过去,又是一个重要的历史性时刻,两份声明又有何不同?

联合国气候问题非政府组织观察员李硕告诉记者,“这份声明与2015年的《中美元首气候变化联合声明》所处的背景有所区别。在当前的国际形势下,基于各方的诉求还存在差异,要推进全球议程,仅靠一份中美双边成果来解决所有问题是仍是不够的。目前,两国当前都有自己的‘家庭作业’需要进一步完成,才能以‘优等生’身份继续引领全球进程,重现出5年前两国携手时的深刻影响。客观来看,这份声明试图给中美之间创造一个更富有合作性的环境,从而平缓未来几天在格拉斯哥紧张的谈判氛围,以期COP26达成一个令各方满意的成果。”

来源:中国环境

科技日报讯 感知热、冷和触摸的能力对人类生存至关重要,这也是我们与周围世界互动的基础。在日常生活中,我们认为这些感觉是理所当然的,但是神经冲动是如何启动,从而可以感知温度和压力呢?

今年的诺贝尔奖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给出了答案。

2021年诺贝尔生理学奖或医学奖得主

左:大卫·朱利叶斯( David Julius )右:阿登·帕塔普蒂安( Ardem Patapoutian)

来自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教授大卫·朱利叶斯(David Julius)利用从辣椒中提取的辣椒素,来识别皮肤神经末梢中对热做出反应的传感器。美国斯克利普斯研究所的阿登·帕塔普蒂安(Ardem Patapoutian)使用压敏细胞发现了一种新型的传感器,可以对皮肤和内脏中的机械刺激做出反应。

这些突破性的发现促进了我们对神经系统如何感知热、冷和机械刺激的理解。两位获奖者在我们对感官与环境之间复杂相互作用的理解中发现了关键的缺失环节。

我们如何感知世界

人类面临的最大谜团之一是我们如何感知环境。几千年来,人类感官背后的机制一直激发着我们的好奇心,例如,眼睛如何探测光、声波如何影响我们的内耳,以及不同的化合物如何与我们鼻子和嘴巴中的感受器相互作用并产生气味和味道。我们也有其他的方式来感知我们周围的世界。想象一下,在炎热的夏日赤脚走过草坪。你可以感觉到太阳的炎热、风的抚摸,以及脚下的一片片草叶。这些对温度、触觉和运动的印象对于我们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至关重要。

在17世纪,哲学家勒内·笛卡尔(René Descartes)设想了将皮肤的不同部分与大脑连接起来的线。这样一来,接触明火的脚就会向大脑发出机械信号。后来的发现揭示了专门的感觉神经元的存在,它们记录了我们环境中的变化。约瑟夫·厄兰格(Joseph Erlanger)和赫伯特·加塞尔(Herbert Gasser)于1944年因发现不同类型的感觉神经纤维而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从那时起,科学家们证明,神经细胞高度专注于检测和传递不同类型的刺激,允许我们对周围环境进行细微差别的感知。例如,我们通过指尖感觉表面纹理差异的能力,或者我们辨别令人愉悦的温和令人痛苦的热的能力。

这幅插图描述了哲学家勒内·笛卡尔想象中热量是怎样向大脑发送机械信号。

然而,在大卫·朱利叶斯和阿登·帕塔普蒂安的发现之前,我们对神经系统如何感知和解释环境的理解仍然有一个基本的悬而未决的问题:温度和机械刺激是如何在神经系统中转化为电脉冲的?

研究工作如辣椒般火热

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大卫·朱利叶斯通过分析辣椒素如何引起我们接触辣椒时的灼热感,看到了重大进步的可能性。已知辣椒素可以激活引起疼痛感的神经细胞,但这种化学物质如何真正发挥这种功能是一个未解之谜。

朱利叶斯和他的同事创建了一个包含数百万个DNA片段的库,这些片段对应于在感觉神经元中表达的基因,这些基因可以对疼痛、高温和触摸做出反应。朱利叶斯和同事们假设,该基因库中应该包含一个DNA片段,可编码一种能够对辣椒素做出反应的蛋白质。他们在通常不与辣椒素反应的培养细胞中表达了来自该集合的单个基因。

经过艰难的搜索,他们发现了一个能够使细胞对辣椒素敏感的基因。这就是辣椒素感应基因!鉴定出的基因编码了一种新的离子通道蛋白,这种新发现的辣椒素受体后来被命名为 TRPV1。当朱利叶斯研究这种蛋白质对热的反应能力时,他意识到他发现了一种热敏受体,这种受体在令人感觉疼痛的温度下会被激活。

大卫·朱利叶斯使用辣椒中的辣椒素来识别TRPV1,这是一种由高温激活的离子通道。现在,我们能够了解不同的温度如何在神经系统中诱导电信号。

TRPV1的发现是一项重大突破,为揭开其他温度感应受体开辟了道路。大卫·朱利叶斯和阿登·帕塔普蒂安各自独立地使用化学物质薄荷醇来鉴定TRPM8,这是一种被证明可以被寒冷激活的受体。与TRPV1和TRPM8相关的其他离子通道被鉴定出来,并被发现在不同的温度范围内被激活。许多实验室通过使用缺乏这些新发现基因的小鼠来研究这些通道在热感觉中的作用。大卫·朱利叶斯对TRPV1的发现是一项突破,使我们能够了解温度差异如何在神经系统中诱发电信号。

压力下研究“压力”

虽然温度感觉的机制正在被发现,但机械刺激如何转化为我们的触觉和压力感仍不清楚。研究人员此前在细菌中发现了机械传感器,但脊椎动物潜在触觉机制仍然未知。阿登·帕塔普蒂安希望确定被机械刺激激活的令人难以捉摸的受体到底是什么。

帕塔普蒂安和他的合作者首先确定了一种细胞系,当用微量移液管戳单个细胞时,该细胞系会发出可测量的电信号。他们猜测,机械力激活的受体应该是一个离子通道,并据此筛选出72个编码受体的候选基因。随后,他们将这些基因逐一灭活,以求发现目标细胞中与机械敏感性有关的基因。

帕塔普提安使用培养的机械敏感细胞来识别由机械力激活的离子通道。经过艰难的搜索,Piezo1和Piezo2两个离子通道相继被发现。

经过艰难的搜索,帕塔普提安和同事们成功地识别出了一种基因,该基因的沉默使细胞对微量移液器的戳刺不敏感。一种全新的、完全未知的机械敏感离子通道被发现,并被命名为Piezo1,取自希腊语中“压力”一词。接着,他们发现了与Piezo1相似的感觉神经元表达高水平的第二个基因,命名为Piezo2。进一步的研究证实Piezo1和Piezo2是离子通道,通过对细胞膜施加压力而直接激活。

帕塔普蒂安的这一突破性发现证明了Piezo2离子通道对触觉至关重要。此外,Piezo2被证明在至关重要的身体位置和运动感知(即本体感觉)中发挥关键作用。在进一步的工作中,Piezo1和Piezo2通道已被证明可以调节其他重要的生理过程,包括血压、呼吸和膀胱控制。

一切发现都是值得的

今年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对TRPV1、TRPM8和Piezo通道的开创性发现让我们了解了热、冷和机械力如何引发神经冲动,使我们能够感知和适应周围的世界。TRP通道是我们感知温度能力的核心。Piezo2通道赋予我们触觉和感知身体部位位置和运动的能力。TRP和Piezo通道还有助于许多额外的生理功能,这些功能依赖于感知温度或机械刺激。

今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的开创性发现解释了热、冷和触摸如何在我们的神经系统中引发信号。识别出的离子通道对认识许多生理过程和疾病状况都很重要。

由朱利叶斯和帕塔普蒂安的发现而引发的科学研究正紧锣密鼓地展开,科学家们正专注于阐明它们在各种生理过程中的功能。这一发现也正被用于开发治疗各种疾病如慢性疼痛的方法。

2021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介绍

大卫·朱利叶斯

1955年出生于美国纽约。1984年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并获得博士学位,后获得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后学位。其于1989年被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聘为教授。

阿登·帕塔普蒂安

1967年出生于黎巴嫩贝鲁特。年轻时,从饱受战争蹂躏的贝鲁特搬到美国洛杉矶,于1996年毕业于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并获得博士学位。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博士后研究员。自2000年开始,任职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中心教授。2014年以来,兼任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研究员。

上一篇:王室专家透露:凯特王妃将在圣诞节接受女王创今年新高 超1300名新冠患者入院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遂宁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