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2021,听听他们怎么说……

2021-12-30 08:11:37 文章来源:网络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原标题:回首2021,听听他们怎么说……(主题)

——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随机年终“总结”(副题)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雷宇翔

一年接近尾声,2021年,对于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来说,是不寻常的一年。规范新就业形态劳动关系,是今年的热点话题。无论是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还是网络主播,他们的身影遍布大街小巷。近日,记者在北京街头采访几位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回首2021,听听他们怎么说?

网约车司机王师傅(河南人、53岁)

王师傅跑网约车已经有6年了。起初在商场店铺附近**跑网约车,开始的时候补贴很多,每个月都会有近万元的**。“从去年开始,因为疫情,店铺都关了,我才开始全职跑滴滴”。

“每天从**8点到第二天早晨6点是我出车的时间,主要是因为这个时间段不堵车,每天跑十个小时,尤其到了半**两三点的时候感觉**累,实在累极了我就会找个地方停下来眯一会儿”。当被问及是否有过违反交通规则的情况时,王师傅说自己有时候会违停,“主要是在等乘客上车的时候,有时候乘客到指定位置晚,停车时间一长就被探头拍到了,好在这笔钱**给报销”。

外卖小哥鄢师傅(黑龙江人、33岁)

“我是从2020年9月开始干这一行的,选择送外卖是因为这一行非常自由,可以自己选时间。而且**也比较可观,一个月平均下来有1万元左右”。鄢师傅说:“我们和**没有劳动关系,**每天会从我送**单开始扣除3元作为保险费用。一旦在配送过程中发生事故,可以进行一定的赔付,但是具体**是多少我也不清楚,如果配送超时**就会把配送费扣除。”

配送途中违反过交通规则吗?鄢师傅说:“存在侥幸心理逆行过,被抓过好几回。有一次,**一次**给我派了3单,派送费一共15元,然后一下扣20元,这一趟就等于白跑。” “像疫情的时候,好多门都封上了,绕的话得一大圈,还不让电动车进,要走路进去肯定会超时。这一单超时了,接下来的七八单都会超时,所以说跳墙翻墙的情况都会有”。

问及缴纳社保的情况,鄢师傅说他没想过,“因为这件事没发生的时候,也不会真的去仔细观察,可能等到真正发生的时候才会去看”。

记者问:“过年还回家吗?”

鄢师傅说:“不打算回了。过年时,**搞活动能稍微多挣一点,像去年的时候就有随机红**。”

网络主播小圆(湖南人、22岁)

小圆今年夏天毕业于编导专业,处于迷茫期的她看到了主播这个热火朝天的新兴职业,便跟随**友的脚步前往广州,成为一名**主播。“我是一名**主播,跟多个品牌方合作过。**忙的时候就是**节,像‘6·18’‘双十一’,品牌方从早晨到凌晨直接拉满”。

小圆说她入行半年以来**忙的一天播了14个小时,“中间加上吃饭也就休息了两三个小时,嗓子都哑了”。

是否签过劳动合同?小圆说:“全职主播是要签的,底薪5000元到2万元,还有提成,**给缴纳五险一金。”她作为**主播,拿的是时薪,品牌方或代播机构在支付报酬时,会通过支付**进行网上签约,但是从来没有仔细看过那些细则。

由于她更看重灵活自由的用工时间,所以她不愿去做全职主播,为了让自己的社会保障更好,小圆决定明年自己缴纳五险一金。

责任编辑:肖天

来源:中工网

12月25号**,的哥陈师傅在贵阳市未来方舟接了两位乘客,然后就送往目的地。可这单生意却足足折腾了大半个**,到了第二天凌晨都还在派出所扯皮。

**十一点半,

记者在花果园派出所门口

见到了一脸郁闷的陈师傅,

此时的他,

正一直捂着头。

他表示,

**十点半的时候,

他从未来方舟到花果园Q区

接到了一组乘客。

陈师傅说,当时是一个**生打的车,但是没有想到她是和喝酒的人一起上车,“我的车停下来以后,这个**生就把这个**生扶上车,我就知道完蛋了。因为是扶上来的**,酒味又很浓郁。”陈师傅无奈地说。

俗话说,

怕什么就来什么。

陈师傅说,

眼看就快开到目的地了,

但那位醉酒的乘客,

还是没忍住,

吐在了车上。

没办法,

接下来只好先去洗车,

耽误自己继续跑车,

于是他要求乘客

加付一点费用。

“表上面跳了42元钱,然后他吐酒吐到了脚垫上,还有后排的座套上。她说,师傅我加拿30块钱给你。我说不行,要洗座套,要洗里面。我说起码和车费一起要200元钱,去洗一个车半个小时,**低30元人家才洗,这就去了70元了。洗车这个途中肯定会耽误我跑车,今天大过节的。”这是陈师傅当时的赔偿诉求。

陈师傅告诉记者,同行的是一对夫**,喝醉的是**子的丈夫,但是正当他和这名**子还在沟通赔偿费用的时候,**子的丈夫醒了。“然后他就一巴掌打过来,我帽子都打掉了,后来我就报警了,我身体反应就是感觉很懵,你说昏那肯定是假的。我们的车又很难跑,然后今天大过节的我还要挨他一巴掌,就有点想不通,他的素质烂到底了,在贵阳很少了,我跑了很多年出租车了,也是**次遇到。”

此时,当事**乘客李**士也从派出所走了出来。李**士说,事情发生之后,她也准备对陈师傅进行一些赔偿。可对于该赔多少,两人发生了争执。

“当时跳表跳到了40元,开始我是给他说,多拿50元钱给你,不好意思,吐到你的车上了,可以洗个车。他说,50元钱怎么够。我说,也不多说了,我直接拿100元钱给你。然后他说,行业的**价都是200元钱,不管你吐多吐少,都是200元钱。我本身是觉得给他添麻烦了,但是司机的态度和职业操守,让我觉得恶心。”

在李**士看来,

吐脏了车,

赔偿是应该的,

但是对方要求的赔偿金额

太不合理了。

由于赔偿金额

一直没有达成一致,

双方的情绪也逐渐激动,

这才引发了后来的

肢体冲突。

陈**士说,一直在车上**着的丈夫,突然醒了过来,看到师傅在与自己争吵,以为自己受了欺负,“然后我先生就想着是怎么回事儿,就起来说,你要干嘛?可能还是情绪有点激动。”当记者问到现场有没有发生动手情况时,李**士表示只是发生了争执,“他并没有打他,是互相之间的这种推搡,就是手轻轻碰到了他的脸,但**不是动手。”

快凌晨1点,记者离开时,双方仍在派出所协商善后事宜。截止到记者发稿时,陈师傅给记者打来电话说,经过一**的协商,**终李**士夫**赔偿给他600元钱。

记者:李颜君 雷家豪

编辑:谢孙黎 责编:胡玥

编校:吴瑶 审发:石昌晗

你可能还想看

来源:百姓关注

上一篇:广河高速开展节前清障应急演练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遂宁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